有需多人有金錢上的煩惱 往往不知道怎麼辦

所以分享了一點貸款相關的資訊

希望可以幫助各位解決有關金錢和貸款上的問題

http://goo.gl/URy8ZL

觀「外太空星球甜甜圈辦公室---吳宓 、Tavira (邵曉露)、大塚麻子與孩子們的聯展」文:段健發 /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美術系畢業,曾任國中、小美術&特教老師,臺北藝術統合教育研究會老師。長期從事特殊兒童美術教育。原本以為這只會是個有趣的親子聯展活動,大人和小孩們的創作特質所能產生的對比,也是意料中的;尤其是三位來自不同國家的藝術家媽媽,與她們小孩的共同創意,活潑豐富,值得一看,自是理所當然。開幕茶會當天,進入展場與 日本媽媽Asako(大塚麻子)寒暄,聽她簡介與兒子悠將(十歲)的作品,直覺的回應幾句後,便試著靜下心巡禮一番。小小的空間,氣氛輕鬆,件數不多,沒有觀賞的壓力。局部放大的白色「甜甜圈的洞」有荷槍的小兵、飛機、坦克旋繞著;撥開繽紛似恆河沙宿的色點,走入眩目的星空,瞥見悠將幼時畫在木板上的彩繪「菇菇哭」,旁邊懸吊著「海灘的倉鼠」,紙袋裡有著充起氣來像雞冠的手套氣球。天馬行空的想像,有點無厘頭的調性,覺得可愛有趣又原創性十足。台灣媽媽吳宓「ㄧ號祭祀工具」、「五號祭祀工具」、「原形祭祀工具」長梭狀的陶藝作品,型態優雅如大理石般的光澤與變化多端的紋路,是一種純美,優雅莊嚴的存在;緊跟著的小小彩繪土樓,看似兒童隨意捏塑堆疊的作品,擬似蜂巢結構,小洞中微微透著光暈,管窺內部萬花筒的奇幻氛圍;「你在這裡,我在哪裡?」長方形分隔的空間,有幾個小抽屜,也透著令人好奇想動手一探究竟的微光,上頭擺放著孩子們做的小物,可以感受到這些孩子與媽媽聯手創作的自信與幸福感,儘管我仍在追索這些作品的關連性。隨著「巨人腳」步入地下,一個約莫兩坪大小的密室,西班牙媽媽Tavira(邵曉露)的畫作「Dreaming」,典型米羅風格的女性抽象形體,瑰麗的玫瑰紫,昂首凝望,持盾守護的姿態;旁柱上有兩個紅白黑星條旗布袋,幾個擺放在地上的相框裡Tavira的兩個女兒Elena(九歲)、Isabel(七歲)手繪的人像,兩支蠟燭,佈置成一個小祭壇;彩繪旗幟上三個中東婦女懷抱著嬰兒佇立,像在期待著什麼;另面牆掛著米白嬰兒服與橄欖綠的絲質長罩衫。Tavira媽媽藉著三個提問帶領女兒們一同創作,隨著牆上標簽上的文字細細咀嚼,思緒慢慢發酵…靜謐的空間愈益沈悶,愕然破題。頃刻跳出「甜甜圈的洞」,從圓心一整個開始翻攪,漩成黑洞,急遽的收縮吸引,如倒帶的影像快速的浮現,終至爆發。敘利亞難民潮成了展覽最具體的事件,一切開始圍繞著它旋轉。看似平和、奇幻、幸福,饒富童趣想像又各自獨立的作品,終於有了一致的指向:「甜甜圈的洞」成了無聲的殺戮戰場。「海灘的倉鼠」是小男孩罹難沙灘的身影,紙袋裡的氣球是否承載著他未及完成的夢想?連最無厘頭的「菇菇哭」在媽媽的幫襯下,都成了哀悼的雨聲,難怪有「祭祀工具」這樣禮敬的姿態。唯一不變且幸福感加分的,是那兩座床頭燈似的小小土樓和「你在這裡,我在哪裡?」躲貓貓的空間意象,依然溫暖可供安憩的家。初看Asako與悠將 的「流流果(Rolling Rolling Fruits)」掛在展場入口落地玻璃上,立體色塊上的獨腳仙從容享受著果凍的甜蜜,明艷吸睛討喜,頗有迎賓攬客的架式。然而這當下,意義轉換成警訊,提示著人類的存在也不過是蟲蟲般各自尋覓安身立命之所,等待著不期而至的無常大鬼。也因此這三對親子的合作與對話產生了更清楚強烈的邏輯與完整性。成人思緒的縝密深沈與孩子天真自然的表達,樓上祥和的氛圍與樓下戰禍威脅的沈重陰影,歡樂與哀傷,幸福與苦難…衝突的對比與並置,玩出了一種觀看成人藝展罕有的特殊感動,也處理了我這陣子閱聽敘利亞難民新聞難以言喻的複雜情緒 。我並不清楚Tavira如何巧妙的從原先設定的「移民」引領孩子們進入「難民」的議題?可確定的是她歐洲移民的身分與戰禍的接近,自然比遠在台灣的我們有著更強烈的感受。「移民」、「難民」?我們可能都是,是幸福的難民?還是苦中作樂的移民?這是現實生活的面貌。或許她在展覽DM上的發想:「Who am I? Probably an alien in this world ora human around aliens. Where I am? Dreaming, I guess」可為這一切定下注腳,這看似幽默卻又嚴肅的開場白,同時關照了「外太空星球甜甜圈辦公室」的童趣想像。Elena在爸爸的吉他伴奏下,狹窄的地下室裡,迴盪著稚嫩的歌聲:「…擁抱曙光…這自私的年代…唯有愛…」這首父親為孩子們所作的歌曲,述說對現實世界的憂心與期待。然而,我們究竟能為下一代建造什麼樣的未來?唯一可以確定的是兒童的本能,即便在苦難中,依然不忘嬉戲,這成長最重要的功課。感謝三位藝術家媽媽與七位孩子們聯手打造的「外太空星球甜甜圈辦公室」,一個小而美的展覽,耐人尋味且深具省思與療育的審美之旅。Asako說「這是一個很大又很小的宇宙」,也因為有了孩子們的參與,可以容納更多的想像與感受,當然也歡迎失落、無感,正如兒童世界般充滿無限的可能。(2015.11.25)以上訊息由GroupM 提供
A65F60C413C06167

d9rth49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